文学爱好者QQ群:220690915|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九九优乐娱乐网
优乐娱乐官网 短句大全 经典美文 故事大全 励志优乐娱乐 人生感悟 日志大全 散文大全 诗歌大全 搞笑优乐娱乐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励志故事
好句子  伤感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日志  情感故事  寓言故事  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感人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优乐娱乐官网 >> 故事大全 >> 感人故事 >> 内容

纠缠

时间:2015-2-11 19:18:01 点击:

(小驴是新人..不要吐槽我..我还只是一个初一的孩子啊..此故事编于游戏——英雄联盟西行与行之间我就不空了,下次发新的再空呐!)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题记 德玛西亚军营里,微弱的灯光承托出盖伦高大的身影。 “哥哥。”拉克丝弯下身体注视着盖伦所看的地图说。 “拉克丝,你怎么来了?”盖伦揉揉眼睛,惊讶地说。 “嘛!如果连你的妹妹都不能来,那谁能来呢?”拉克丝吐吐舌头说。 “你呀!明天哥哥就要上战场了,帮我去打听一下对手的消息吧。”盖伦摸了摸拉克丝的头说。 “嗯。诺克萨斯的人,应该都很厉害的,哥哥。”拉克丝陷入想象。 “那么,你去吧,帮我打听打听。”盖伦把手放下,目光继续注视着地图。 “嗯。”拉克丝转身走出军营。 诺克萨斯军营 “卡特琳娜,我的女儿,你不可以去。那是属于男人的战场,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去?你应该和你的妹妹一样,去学会打听敌方的消息。”卡特琳娜的母亲意味深长地说。 “母亲,您难道希望我与我的妹妹一样变成蛇么?”卡特琳娜讽刺道。 “可是……” “她可以上战场的,我相信她。”卡特琳娜的父亲说。 “是的,母亲,我希望为我们家族争光!请您让我去吧!”卡特琳娜跪在家母面前说。 “唉,也罢。拦不住你,但你得答应我,平安回来好吗?”卡特琳娜的母亲捂住脸无助地说。 “是,我答应您,我一定平安回来。到时候我将拿下敌方将军的首级,将她送于母亲您!”卡特琳娜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说。 “你去准备准备吧,明天就要上战场了,不要累着了。”卡特琳娜的父亲说。 “是,父亲。母亲,您放心吧,卡特一定会平安回来的,相信我!”卡特琳娜再次发誓。 “好,我相信你,卡特!”卡特琳娜的母亲擦了擦流下的眼泪说。 “我退下了。”卡特琳娜说完,便不见了。 “哦,卡特,我的女儿!”卡特琳娜的母亲痛哭起来。 “母亲大人。”卡西佩尔走到母亲身边说。 “卡西佩尔,你的姐姐将要上战场!你快去打听一下敌方的将军是谁,让你的姐姐好有所准备。”家母说。 “是,母亲大人,我不会让姐姐死于战场的,我这就去。”卡西佩尔答应到。 “卡西佩尔,你是个好女儿,去吧!”家父说。 “是。”卡西佩尔走出家。 “什么?一个女孩子?啊哈?”盖伦得知自己的敌人是个女人大笑不已。 “哥哥,不要小看了她。卡特琳娜是个非常心狠手辣的女人,她的心里只有杀与被杀。”拉克丝叹了口气说。 “不过她的父母也真是,竟让一个女孩子家学刀弄枪,卡特琳娜也是个可怜的女人。”盖伦心中不免产生出一股伶香惜玉的情感来。 “什么?盖伦?什么玩意?”卡特琳娜听着奇怪的名字大叫。 “姐姐,盖伦很厉害,他是德玛西亚里的将军。”卡西佩尔说。 “嗯。妹妹,谢谢你了,每次都麻烦你去打听。”说着卡特琳娜就摸了摸妹妹的头。 “姐姐哟,我可不是小孩了,不要每次都随便摸我的头啦!”卡西佩尔笑着说到。 “哈哈,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最乖最小的妹妹呀。”卡特琳娜笑了笑说。 “姐姐,你好生休息我先出去了。”卡西佩尔说。 “好,你去吧。”卡特琳娜说。 第二天黎明。 “母亲!我将启程于战场。”卡特琳娜站在家母面前说。 “去吧,我的女儿!”家母强忍着泪说。 “是!”卡特琳娜转身离去。 “姐姐。”卡西佩尔叫住卡特琳娜。 “怎么了妹妹?”卡特琳娜问。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卡西佩尔激动地说。 “嗯,我答应你们。”卡特琳娜再次转身离去。 “你们相信她吧,她是个出色的杀手,也是个好女儿。”家父安慰道。 “哥哥!你要小心啊!”拉克丝在盖伦走前说。 “嗯,我会小心的。”盖伦对妹妹笑了笑,便走向战场。 硝烟弥漫,战场上一片混沌。盖伦向四处寻找自己的对手,忽然,一个头发如同出生朝阳一般红的瘦小女子出现在他的视眼里。 盖伦呆呆的望着逐渐清晰的身影自言自语道“这就是我的对手么……” “你,就是盖伦么?”没等盖伦开口,卡特琳娜便喊道。 “是我,你也是卡特琳娜吧!”盖伦大声说。 “那么,开战吧!”卡特琳娜从背后拿出两把匕首向盖伦冲去。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盖伦说完,卡特琳娜就将匕首刺去。 “你这女人,真狠毒。” “盖伦,面对敌人,你怎么能放松警惕呢。”卡特琳娜冷笑道。 “真是……”盖伦的脖子贴着冰冷的匕首说。 “喔,算了。这不算,我们再来一次,这次你没用心跟我比。”卡特琳娜收回匕首说。 “你真打算这样放过我?”盖伦疑惑地问。 “不然?你想我就这样了解你?盖伦大将军?”卡特琳娜冷笑道。 “你这女人……”盖伦捏紧了拳头说。 “好了,我走了。希望下次,我能够取下你的脑袋!”卡特琳娜抚摸着自己的匕首说。 “下次我不会放过你的哦,盖伦!我可算是和你认识了哦。”卡特琳娜说完,便不见了。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盖伦望着卡特琳娜远去的背影说。 “哦,卡特!我的女儿,你没事吧!你是……输了么?”家母看着卡特琳娜又惊又喜地说。 “母亲,我对不起您,我大意了,但我们并没有输。待到明天,我便取下敌放将军的首级!”卡特琳娜跪在家母面前说。 “只要你平安便好,下去吧,我叫佣人给你弄菜了。”卡特琳娜的母亲低头对卡她说。 “是,母亲。”卡特琳娜起身退下。 “那个人是叫盖伦是么……呼……总感觉他身上有种很温暖的感觉啊……哈哈,我在想什么呢,真可笑,我跟他可是死敌,世世代代都是……”卡特琳娜想着突然感觉心酸酸的。 “姐姐?” “姐姐?” “啊?啊!”卡特琳娜这才反应到自己的妹妹在叫她。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嘻嘻,瞧你!莫不是喜欢上你的敌人咯?我问过将军了,他说你放过了那个盖伦,你原本可以杀掉他的。”卡西佩尔嘻嘻哈哈地说。 “你在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嘛!是吧!啊!我先吃饭了!”卡特琳娜脸红着说道。 “你是要进去吃饭吗?姐姐” “是啊!” “可这是我的房间啊,哈哈,姐姐呀,你别装了!”卡西佩尔对着卡特琳娜大笑。 “啊哈?什么啊,对,我就是要去你房间吃饭呀!”卡特琳娜憨笑道。 “可是我刚才听到你和母亲大人的对话了哦!是去你的房间,而不是我的。”卡西佩尔吐吐舌头说。 “好啊你,学会偷听了是吧,看我替母亲教训你!”卡特琳娜说着就要拧卡西佩尔的脸。 “诶哟我的亲姐!别拧了,疼疼疼!”卡西佩尔捂着被拧红的脸说。 “下次看你还敢不敢偷听了!” “诶诶诶诶,不敢了不敢了。” “好啦,我去吃饭哦。”卡特琳娜白了个眼说。 “好~的!姐姐大人!”卡西佩尔以一个军人的形势向卡特琳娜敬礼。 德玛西亚营中。 “哥哥!你们赢了吗?!”拉克丝看着毫发无损的盖伦问。 “啊……没有,我差点就死在卡特琳娜,那个女人的手下了。”盖伦闭上眼睛说。 “啊!果然,卡特琳娜这个女人就是这么无情的,哥哥!”拉克丝开始说卡特琳娜的种种坏。 “不,是她放过了我,妹妹。”盖伦打断她的话。 “什……什么?她放过了你?这不可能吧,哥哥。一定是你绝处逢生,肯定是的!”拉克丝自言自语到。 “不,是她放过我的,今天,我本来应该死了……那个女人的眼神,那么的悲哀。她……” “好了哥哥,你在乱想什么?”拉克丝打断他。 “你不知道卡特琳娜是个多可恶可怕可恨的女人,她曾经单挑过男爵,打死过德玛西亚人!哥哥,你不要乱想了好么?”拉克丝说。 “嗯,你先出去吧,我要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思考政策了。”盖伦说。 “嗯。”拉克丝说完就走了出去。 “那个女人的眼神,明明就那么的悲哀,她的心明明非常的温暖啊!从见到她的声音那一刻,我就感觉她十分的孤独。她也希望被关心被爱啊,她并不是别人口中那么的冷酷无情的女人啊。我可是,她们诺克萨斯世世代代的敌人的子嗣啊我们的祖辈当初杀了多少诺克萨斯的人啊!这个女人,本来可以杀掉我的,本来她们的族人就少了一个敌人的。但是她没有啊,她的话虽然说的冷酷,让人无法靠近,但她的心,就像火红的太阳那样温暖炽热啊。就如同冰山下的岩浆,不去挖掘它的人,永远不知道那么冰冻的地方会有岩浆,这不就和卡特琳娜一样吗?外表冷酷无情喜欢杀虐,但她的内心,一直渴望的是和平啊!”盖伦揉揉充满血丝的眼睛想。 “我为什么会这样想……”盖伦靠在椅子上说。 “这是什么感觉?左胸膛那颗跳动的心脏它疼了?它沸腾了?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难受,这是什么感觉?喉咙咽硬了,这是什么感觉?”盖伦闭上双眼想。 “这是……爱么?……呵呵,这真是可笑啊。我们可是敌人,永远都是敌人。嗯,永远的敌人,所以不可能会相爱的。但……她看我的眼神,明明那么的温柔……诶,不想了,睡觉,明天还要继续……”盖伦侧躺着。 漫长的夜晚,两颗激动、紧张、腼腆、羞涩的心,比以往跳的更加快…… 黎明前 诺克萨斯营 “姐姐,你要小心。我昨天晚上无意间从巫森走过时,听到两个德玛西亚将士在交谈一件很严重的事。”卡西佩尔对着卡特琳娜说。 “是什么?”卡特琳娜把身子向前倾说。 “是这样的,我将当时的情景上述给你:A将士:‘知道么,上级说话了。’B将士:‘哦?是什么。’A:‘他们让盖伦,冲前线。’B:‘这有什么的,本来就是这样啊。’A:‘我还没说完,上级还有个事没有告诉盖伦。’B:‘是什么?’A:‘上级让盖伦冲前线这只是一个诱饵!而上级已经批了一大波军队向诺克萨斯另一边打去,就在明天黎明前两个小时!’B:‘哈哈,盖伦原来不过是上级的一个棋子。’A:‘是啊!德玛西亚之力也不过如此!’AB:‘哈哈哈啊哈哈……’”卡西佩尔说。 “这些人……不行!我得去告诉盖伦。”卡特琳娜说着就要跑去。 “姐姐,”卡西佩尔拉住卡特琳娜,“你是诺克萨斯人,你过去会被当成敌人的,而且你认为他会相信你的话吗?” “他会信的,妹妹,在此等我。若两时后我还未回来,请告诉父亲,加强诺克萨斯边疆守卫!”卡特琳娜说着便不见了。 “盖伦!盖伦!醒醒!”卡特琳娜偷偷潜入德玛西亚军营对着熟睡的盖伦说。 “嗯?”盖伦揉揉眼睛说。 “啊!”盖伦大叫了起来,却被卡特琳娜捂住了嘴。 “嘘!一个大男人没事乱叫什么。”卡特琳娜说。 “什么啊,我还想问你呢,一个女孩子家跑到我睡觉的地方来,成何体统。”盖伦怪里怪气地说。 “你快跑吧,明天不要再去战场了。” “怎么?你又放我一次?我告诉你,我不会那样做的。” “蠢货!”卡特琳娜大吼。 盖伦被吓了一跳。 “他们是想让你去死啊!” 接着,卡特琳娜将妹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盖伦听完沉思了一会。 “但是卡特琳娜,我们是敌人,我死了不是对你们诺克萨斯更好么?”盖伦不解地问。 “呆子,我喜欢你啊!”卡特琳娜红的脸吼出一句。但又连忙捂住嘴。 “额……”盖伦尴尬的挤出一个字。 “额什么额,蠢货!快跟我走啊!”卡特琳娜拉起盖伦说。 “可这样真的好么。”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无所谓,反正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卡特琳娜苦笑着说道。 “你不问问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盖伦反握住卡特琳娜的手说。 “呃……什么啊……那个,先走了再说吧!”卡特琳娜红着脸拽住盖伦的手向外跑去。 黎明不知不觉的降临了,微风扬起了卡特琳娜的血红的长发。 “德玛西亚之力不见了!快把他抓回来!”战士的声音飘荡而来。 “卡特琳娜,你快跑吧。”盖伦松开她的手说。 “干什么?我来就是带你走的,凭什么让我自己一个跑!”卡特琳娜又抓住他的手说。 “你的诺克萨斯的人,你被抓到就不好了,我死了,也算给你们诺克萨斯一个清净。”盖伦停下脚步说。 “呆子,你怎么这么傻,你不走,我也不走。要死就一起死好了,我要跟你一起面对,我不怕。”卡特琳娜望着他说。 “好,那我们一起走。”盖伦拽住卡特琳娜的手说。 “嗯!”卡特琳娜说。 战士的声音浩浩荡荡的传来,战士也越发越接近他们。这时盖伦停了下来,吻了卡特琳娜的额头。还没等卡特琳娜回过神,盖伦就一把推开了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我爱你,不是喜欢你,你永远,永远是我的女神,我来世一定一定要与你在一起……”盖伦说完就倒退回去。 “呆子!不可以回去啊!”卡特琳娜说着就想过去,但身体却动不了。 “我爱你!”盖伦大声的喊了一句。 “呆子!你不过来我就不爱你了!”卡特琳娜威胁着盖伦。 “那你不要爱我好了,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让你活下去!只有我去送死,你才可以回家。”盖伦苦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呆子,果然是个呆子,真是够笨的了!”卡特琳娜含着泪说。 “抓住德玛西亚之力啊,叛徒!” “卡特琳娜,不要忘了我。要是下辈子,我能和你在同一方该多好……”当盖伦被剑刺中跪倒在地上时想到。 “哥哥!哥哥!”拉克丝想走过去,却被别人拦住了。 “你们放开我啊,那是我的哥哥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啊……混蛋……混蛋啊……呜呜……笨蛋哥哥,为什么你要喜欢上她啊……”拉克丝哭喊着。 德玛西亚战队退场,拉克丝被强行拉回去。 “我是要死了么……”盖伦望着模糊的天空弱弱的说。 “盖伦,你个呆子!谁说你要死了,你死了我怎么办!”一个让盖伦又惊又喜的声音出现。 风起了,一头红发飘扬在空中。一双温柔的手抚摸着盖伦的脸。 “你怎么能动了?”盖伦半撑着眼睛问。 “呆子……”卡特琳娜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抗走了。(好吧,我不晓得用什么词好了凑合着看吧。。) “去哪?”盖伦问。 “我家。”卡特琳娜冷冷的回答,盖伦依旧没看清她的脸。 “嗯……”盖伦说。 “啊!姐姐”卡西佩尔看着卡特琳娜腹部在流血,背上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盖伦。 “带他去我房间……”卡特琳娜冷冷的说。 “姐姐,你……” “快去!” 卡特琳娜阻止卡西佩尔继续讲下去,卡西佩尔也自然知道姐姐不想让盖伦知道她受伤了。 “是。”卡西佩尔从姐姐的背上接过盖伦。 卡特琳娜看着卡西佩尔进门。 “咚……” “呃……真是疼死了,这个蠢货……”卡特琳娜捂着腹部的伤口说。 原来,卡特琳娜能动的条件是用匕首刺伤自己。 “真是个呆子,好重……眼皮好重……”卡特琳娜晃了晃头说。 卡特琳娜从地上爬起来,推开门。 “他还好么?” “嗯,他睡着了。” “那就好啊……”卡特琳娜说完就倒下去了。 “啊,姐姐!” 卡西佩尔扶起卡特,伤口在源源不断的流血。 卡西佩尔帮卡特琳娜包扎了好一会才止住血。 “姐姐你还好吗?”卡西佩尔坐在床头问。 “死不了,盖伦怎么样了?”卡特琳娜半睁着眼睛说问。 “他晕过去了,伤口我都包扎好了。”卡西佩尔在对卡特琳娜讲话时,看见自己姐姐的眼神永远都在盖伦的身上。 “姐姐,不用担心了,你好好睡觉吧。等你睡醒,盖伦,他也该醒了。”卡西佩尔帮姐姐拉了拉被子。 “嗯……有你这个妹妹真好……对了,不要告诉母亲大人,我受伤的事情。”卡特琳娜说。 “嗯,知道了。姐姐,你睡吧,我出去给你们弄吃的。”卡西佩尔转身离去。 两个人头一次靠的如此之近,只需转个头就可看到对方的脸。 卡特琳娜望着那张脸,心里泛起许多感情。“如果,你的对手,不是我,该多好……”卡特琳娜想。 “咳咳……”盖伦突然咳嗽了起来。 卡特琳娜吓的赶紧闭上了双眼。 盖伦睁开眼睛,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卡特琳娜。“卡特……”盖伦还没说完话,就被自己止住了。“不能吵醒你呢……”盖伦心想。 在盖伦心里,第一眼见到卡特琳娜,引他注目的是那头血红的长发和与她性格不配的幼小的身躯。一股倔强的性子,不会对弱小的人下手。 “喂,想看我就直说嘛。”卡特琳娜真开一只眼睛说。 “你没睡着啊。”盖伦脸上抹过一道红。 “哈哈啊哈,你脸红的样子好好玩。诶哟……”卡特琳娜笑的太剧烈,把伤口弄疼了。 “你……受伤了?!”盖伦惊讶的看着卡特琳娜问。 “啊,没多大的事。”卡特琳娜撇撇嘴说。 “我刚才,还压在了你身上,肯定加深你的伤了吧。” “都说了没事啦。” “姐姐。”卡西佩尔突然进来。 “!!!” 卡特琳娜和盖伦吓了一跳。 “噗!哈哈哈哈,打扰你们了。”卡西佩尔笑着把饭菜放在桌上。 “什么什么啊。”卡特琳娜红着脸挠了挠头发。 “嗤,姐姐,你们快来吃吧。”卡西佩尔对着卡特琳娜说。 “嗯,知道了,盖伦还不快点过~~~来~~~”卡特琳娜拖着长音说。 “啊哈?好的。”盖伦从床上爬起来说。 卡西佩尔拖着下巴,看着他两,不知道要不要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他们。 刚才卡西佩尔的回忆: “母亲大人,姐姐回来了。” “是吗?让我去看看她吧。” “母亲大人,姐姐和盖伦一起回来的。”卡西佩尔说。 “什么?!”她们的母亲惊讶的叫起来。 “盖伦?他不是卡特琳娜的对手么?难道……” “母亲大人……我去给姐姐他们弄饭菜。”卡西佩尔转身说。 “等等。”她们的母亲叫住她。 “什么事,母亲大人?” “等你姐吃完饭告诉她,叫她让盖伦走。她们不可能的。” “可是母亲大人,你有想过他们吗?” “我这是为卡特琳娜着想。” “母亲大人,就算你断了他们见面,也断不了他们的情。” “改日给卡特叫个女婿就是了。” “母亲大人,你认为,这样姐姐会快乐么。我想她宁愿在战场上当一辈子的不详之刃。” “罢,你就把刚才的话告诉她,接下来的事交给我。” “母亲大人,我不支持你这样做。” “反了?我是你的母亲!快去!”家母似乎是生气了。 “是……” “喂,妹妹?” “嗯?” 卡西佩尔见自己的姐姐在摇她。 “你这小丫头在想什么呢!”卡特琳娜笑着说。 “姐姐……” 还没等卡西佩尔说出口,她们的母亲便带着一大堆的士兵闯了进来。 “母亲大人?”卡特琳娜疑惑的说。 “卡特我的女儿,你不能让盖伦留在这。” “什么?”卡特琳娜困窘的问。 “你的妹妹还没有告诉你吗。” “什么?” “让盖伦走!”她们的母亲说。 “我不!”卡特琳娜反抗自己的母亲。 “你……你……给我把你们的大小姐抓起来,再把那个盖伦擒出去!”她们的母亲吼了起来。 “你们敢!”卡特琳娜吼着士兵们。 “你们还想不想混口饭吃了,谁才是这家的主!”她们的母亲大吼。 “大小姐对不起了。” 卡特琳娜哪有这么乖给他们抓,从腰间拿出两把匕首,向左右两个士兵刺去。 盖伦对着扑来的士兵踢了几脚。 “反了反了!给我全都上!我就不信这么多人打不过两个受伤的了!”她们的母亲已经完全失控。 卡特琳娜在正面与两个士兵纠缠的时候,腰被背后的士兵打了一拳。“呃……”卡特琳娜吱了一声,把一把匕首扔向那个士兵。 “卡特琳娜!”盖伦看到卡特琳娜被打了,心思全在那了。结果被三个士兵打到趴下。 “很好,给我把他们分开。把盖伦丢出去,把卡特琳娜抓到地下室去。以后三餐只能送。” “是!” “盖伦……”卡特琳娜大喊了一声,“盖伦若我嫁的人不是你,我就去死!” “卡特琳娜我爱……”盖伦还没说完就被拖了出去。 卡西佩尔在他们的母亲冲进来之后就被抓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卡特琳娜感觉眼皮很重很重,就倒地了。 “知啦……”卡特琳娜被铁闸门开门声惊醒。 “姐姐!”卡西佩尔哭着走到卡特琳娜身边。 卡特琳娜看见卡西佩尔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就问:“妹妹,你怎么了?” “姐姐,昨日,母亲大人到我房间说你和盖伦是不现实的,我就与母亲反驳了几句,母亲大人就大怒,我才变成这样。”卡西佩尔趴在姐姐的肩上哭泣。 “没事就好……盖伦呢?”卡特琳娜抱着卡西佩尔的脖子问。 “不知道,我在你们被打之前就给抓走了。我想母亲大人应该把他弄出去了吧。”卡西佩尔擦着泪说。 “希望他能没事……”卡特琳娜把头埋在卡西佩尔脖子上。 一晃过去了三年,盖伦并没有死。他到了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那,他们强行为盖伦娶了自己的妹妹,并回归到了德玛西亚营里去。卡特琳娜在第二年就被放了出来,虽然她的母亲让她嫁人,但都被她拒绝,或杀死了。 那条红线并没有断,两个人的思念终究是还在的。 “卡特琳娜,明日有战斗,是与德玛西亚。为父老了,只能靠你了。”卡特琳娜的父亲说。 “是。”卡特琳娜冷冷的回答。 “盖伦……”拉克丝摇了摇盖伦的身体说。 “嗯。”盖伦的目光并不在她那。 “明天,有一场战争,是与诺克萨斯的。你要加油!” “我知道了。”盖伦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房间。 只留下拉克丝一个人默默的坐着,呆呆的看着盖伦回去。 第二天清晨的战场上,一个红色头发的女子伴随着刀刃飞舞着。血,撒到了她的匕首上。 盖伦走向战场,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放大。他的意识告诉自己,那是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盖伦冲着那个背影喊了一声。 那个背影缓缓的转过来了,那一刻,卡特琳娜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和惊讶。 “你……没死?”卡特琳娜把拎在手里的德玛西亚士兵开放,向盖伦的方向走去。 “我没有。”盖伦冲卡特琳娜笑笑。 “盖伦!”就在这时,拉克丝突然走了出来。 卡特琳娜惊讶的看着,拉克丝扑到盖伦的怀里。心突然痛了一下。 “卡特琳娜……”盖伦注意到卡特琳娜的表情,“我,对不起你,我已经结婚了……” “是……么……”卡特琳娜苦笑了一下。 “嗯……” “那么来决一死战吧,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卡特琳娜拿起匕首指着盖伦说。 “嗯,三年之战,我们终究是要来解决的。”盖伦望着卡特琳娜说。 “嗯,这次,你先出招吧。”卡特琳娜冷笑一声。 盖伦向着卡特琳娜砍去,卡特琳娜闪到盖伦的后面,用刀子划了一下盖伦的后背。盖伦连忙转身,卡特琳娜却纵身一跳,向后退了几步。 拉克丝见状,马上发出光环套住了卡特琳娜,向卡特琳娜发出了机光炮。 卡特琳娜马上转身却还是被打倒了,一口鲜血吐出。 “拉克丝,你!”盖伦看着倒地的卡特琳娜,剑从手里掉了下来,跪倒在了地上。 “我……我想帮你。”拉克丝解释到。 “我不需要任何人介入,这是我和她的战争,你凭什么从背后袭击她!”盖伦发疯了似得吼着拉克丝。 “盖……盖伦……”卡特琳娜半举着右手,叫唤他的名字。 “我在!”盖伦连忙爬过去,握住卡特琳娜的手。 “盖伦……这三……三年来……我一直……一直在等……你,我拒绝了所有的人结婚启示……为的……为的……为的就是等……等你……娶我……你曾经说过的啊……你说……只会娶……娶我卡特琳……娜一个……一个的啊……”卡特琳娜头靠在盖伦的腿上说。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盖伦的脸颊滑下两道泪。 “你都多大了……还……还哭……”卡特琳娜痛苦的笑了笑,举起另一只手为盖伦擦眼泪。 “盖伦……我……我累了……可以睡一会么……我想……等我起来……我们再战一次……好么……”卡特琳娜闭着眼睛大口的喘息着。 “好……好!那你答应我,你醒来以后,一定要跟我来最后一次战斗啊!”盖伦哭着说。 “嗯……”卡特琳娜说完最后一句,手从盖伦的脸上垂了下来。 “卡特琳娜……”盖伦抱着卡特琳娜的身体痛苦着。 拉克丝则在一旁看呆了,她从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自己从小就喜欢的哥哥,会为女人哭,而且还是诺克萨斯的女人。 “卡特琳娜啊!……”盖伦朝天吼着。 盖伦抱起卡特琳娜的尸体,向基德之窝走去。 “哥哥,你要去?等等我!”拉克丝连忙站起来。 “不,你别过来……”盖伦沉着脸说。 “基德,能不能救救她。”盖伦对着基德说。 “这是,诺克萨斯的卡特琳娜?”基德惊讶的说。 “是的,救救她吧。”盖伦说。 “这……” “我求你了,无论如何,请你救救她。”盖伦流着眼泪跪在地上说。 “我知道了,请你快快起来。”基德扶起盖伦说。 “要救她可以,但是她会忘记一个人,即使是这样也可以么?”基德问盖伦。 “是,让她忘了我吧,忘了那段不美好的插曲,请你救救她吧!”盖伦说。 “好。”基德说。 “时间啊,逆流吧,回到卡特琳娜死亡的瞬间,让她回来吧!” 卡特琳娜的身体开始上浮,一些失去的亡灵开始回来。 一道光洒在卡特琳娜的身上,卡特琳娜的身体渐渐下降,那道光也越来越弱。 “好了,可以了,她很快就可以醒了。”基德捂着胸口说。 “嗯,基德你怎么了?”盖伦连忙过去扶住基德。 “呵呵,逆转时光,扭曲时光,把人从时间里抓回来,需要耗费我很大的精力的。”基德说。 “麻烦你了。”盖伦说。 “咳咳咳……” “这是哪?”卡特琳娜爬了起来。 “基德老二,我怎么在这?”卡特琳娜闪到基德的旁边用匕首低着他的下颚问。 “呵呵,没什么,你记得他是谁么?”基德指着盖伦问卡特琳娜。 “哦?德玛西亚之力么,哈,我的敌人哟。”卡特琳娜收回低着基德的匕首,跳刀了盖伦的身边。 “唔,为父王除掉你也好。”说着卡特琳娜就想刺下去。 “等一下,卡特琳娜。”基德叫住她。 “干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他了么。” “记得,他是我的敌人。” “他救了你啊,卡特琳娜。” “什么意思?” “你本来应该死了。是他把你带到我这来的,让你活过来的代价就是忘记你最在乎最爱的人。” “是么。”卡特琳娜看了看盖伦说。 “这是不可能的啦,我跟他可是死敌哟。”卡特琳娜笑了笑。 “哈,我走了,下次战场见!” 说完便不见了。 “真是个怪人,不过他给我好熟悉的感觉。”卡特琳娜坐在了自己的房间说。 卡特琳娜突然看到自己口袋掉出一张纸。 内容: 或许你忘了我,我知道你会忘了我的,但是我还是想写这个。在战场上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爱上了你。这就是一见钟情吧。也许是上天不眷顾我们吧,把我们分隔与三年,再次见面,却是永别。我希望你忘了我,也许,那样,你才可以幸福吧。你说过的,等你醒来,我们还要再来最后一场战斗的。我知道你一定会起来撅着嘴巴摆着鬼脸说:“盖伦大笨蛋,你往哪里砍呢!”明天,来最后一站吧,你说过的:“要么你死要么我亡。”但愿你不要忘记,我曾经深爱过你,你曾经也非常的爱过我。 ——诺克萨斯的卡特琳娜就像黑寡妇迷人又可怕 卡特琳娜看完小心的折好信塞进抽屉,脸庞划过两颗泪珠。 她始终记不起那个脸,记不起她和他发生的一切的一切,但是心却如同血在滴在流。 “消灭德玛西亚,壮哉我大诺克萨斯!”卡特琳娜流着眼泪说。 卡西佩尔拿着饭菜躲在门背后,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本文由九九优乐娱乐网(www.923421.com)整理,转载请带链接,谢谢!文学爱好者QQ群:220690915
作者:跑调的小驴 录入:跑调的小驴 来源:原创
发表评论
  1. 大名:
  2. 内容:
评论列表
  • 好站推荐
  • 伤感图片
  • 史上最好笑的笑话
  • 关于爱情的句子
  • 好句子
  • 最新个性签名
  • 英语作文带翻译
  • 汽车之家报价
  • 汽车之家论坛
  • 汽车改装网
  • 汽车销量排行榜
  • SUV销量排行榜
  • 九九优乐娱乐网(www.923421.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闽ICP备11000577号-1
  • Powered by 优乐娱乐阅读网
  • U乐国际娱乐平台